金金网
进入旧版
扫码进入手机版
当前位置 :首页>校外辅导站 > 金陵文萃 >

活在母亲的世界里

2018-05-23 11:13:34来源:南京日报作者:赵继平

  冬天还没有完全过去,一缕阳光透过稀稀落落的枝杈,照在母亲的满头银丝上,她似乎已经感受到了春的温暖,跃跃欲试地想要走出家门,享受那份快乐的宁静。

  母亲这辈子活得不易但快乐,她的快乐与她容易满足的心态有关。母亲似乎觉得她的这份快乐更多是她的儿女给的。母亲经常唠叨一句话,说她没有给子女创造出多少财富。母亲识字不多,就吃了没有文化的亏,在那个讲究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的年代里,母亲逐渐从周围人轻视的眼光中懂得了知识的重要性。父亲究竟是见过世面的人,我从小在父亲的眼里就是读书的料。父亲临终之时,叮嘱母亲最多的便是要把我培养成才,那年,我才十二岁。

  父亲走后三年,我考上了高中,这是母亲最开心的事情。为了让我有个好的前程,母亲选择了陪读,在今天看来母亲是很前卫的。城里没有房子,母亲给富裕人家做家务,她没有闲钱买煤,母亲常常等我上学走了,自己提着一个破旧的水桶或脸盆四处寻找一些没有充分燃烧的煤渣,也常常到菜市场去捡别人家丢弃不要的烂菜叶子,能吃的尽量换着法子吃,用她独特的方式把一间土窑打理得暖意洋洋的。

  我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,考取了大学,这是母亲最感到骄傲和光彩的事情。命运的改变始终没有给母亲带来什么,她仍然过着自己简单的生活,只是相隔千里的身在南方的我让母亲的心里多了一份思念和牵挂。从那时起,我就有一个梦想——让母亲和我一起生活,哪怕吃的只是馒头稀饭和咸菜,至少不让她孤单。每当我在电话中询问母亲需要些什么的时候,她总是说,只要听到我的声音就有了精神,再多的钱也买不了这份心情。年轻时的我没有能够理解母亲的简单诉求,只是口头承诺了每周要和她通一次电话,但生活的艰辛让我窒息,对母亲的承诺也变成了一张空头支票。

  女儿的降临让我读懂了母亲,我和妻子商量,希望能够亲手给久居北方老家的母亲做上一顿南方饭菜。

  母亲第一次踏上南下探子的列车时正好六十岁。在不到六十平米的两居室里,母亲显得有些为难。我妻子安排她和老岳母同住一间房,让两位地位相同的老人享受平等的待遇。母亲却谢绝了儿媳的好意,只要求在不大的客厅里搭上一张简易木床。她告诉妻子,睡觉就是一张床的事情,心里敞亮睡在哪里并不重要,只要能够和儿子在一起就心满意足了。妻子隔三差五给母亲买点生活用品,我经常给她做些她从来没有吃过的饭菜,母亲喜欢吃肉,我几乎天天都变着花样给她做,但这丝毫没有引起母亲的兴趣。后来母亲告诉我,大城市生活成本高,需要精打细算过日子,好日子是奋斗出来的,不是硬着头皮撑出来的。闻言我和妻子悄悄立下了计划,决心让母亲不再为吃肉破费的事情担心。

  母亲八十岁生日的时候,妻子提议再把母亲接来尽尽孝道,让母亲好好享受老山的自然风光。妻子正特地找人赶着工期把房子装修了一遍,为的是能够让母亲分享我们家庭多年奋斗的成果。

  去年国庆,我们终于得以带母亲到江南水乡看看,母亲是靠妻子用轮椅推到太湖畔的。站在小岛的最高处,看到近处的树、远处的山、高处的云,都倒映在碧波荡漾的太湖中,母亲整个身心都融入到美景之中。望着一汪清澈见底的泉水,母亲吃力地弓下腰,轻轻地捧起一股泉水喝了起来,说这辈子没有喝过这么甘甜的水。江南美,美就美在太湖水,这是她小时候就听到过的,如今终于得以一睹其芳容。

  我因母亲的快乐而感到了快乐,也终于理解了这么多年来,母亲因何而快乐。

编辑:魏小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