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金网
进入旧版
扫码进入手机版
当前位置 :首页>校外辅导站 > 金陵文萃 >

稚子远游

2018-05-23 11:14:13来源:南京日报作者:童晔

  当饭店里喜庆的《山丹丹花开红艳艳》瞬间切成叮叮咚咚的《生日快乐》时,清润的面条躺在浅褐色酱汤里,身上覆盖着炸得金黄酥脆的猪排和碧绿的葱花。我遂将筷子伸向碗底,浸透汤汁的荷包蛋也从底部咕嘟咕嘟地翻了上来……突然仿佛时间停驻,袅袅升起的香气使我嗅到了熟悉的味道,不禁怀念起高三那年为我做早饭的父亲来。

  我从小在外婆家长大。读高中了才回父母家,因此我和父亲一直不“黏”,觉得自己成绩、相貌,哪方面也不值得他骄傲。我和他没有多少语言交流,更别谈心灵沟通了。追根溯源,父亲不苟言笑且并不和善,“棍棒底下出孝子”是他挂在嘴上的话,我小时候因为数学考不好常挨打。他发现我上高中还偏科,不断地找我谈话,三令五申数理化的重要性。但他讲他的,我偏我的。高三这年,见我大势已去,只好开始转向关注我的身体。

  他嫌弃母亲早上煮的稀饭寡淡,造成我又矮又瘦营养不良,母亲顺势就把厨权交给他。他擅长在早饭上玩花样,面条下得汤是汤水是水,不是鸡蛋卧底,就是牛肉盖浇,偶尔煮碗小馄饨或者酒酿元宵。我吃得脸撑得饱饱的,却依然不和他交流。年少时养成的性格的确很难改变。

  高考填志愿我故意往远处报,一心想离开这个家。去外省大学报到当天,父亲坚持开车送我。他一路沉默,离校时,迟迟不肯上车。我回到宿舍发现父亲开车戴的墨镜忘记拿了,赶紧追出去还他。这才发现车子还停在校园门口,父亲站在车外闷闷地抽烟,低垂着头,眼睛红红的,眼角蓄满了泪水。我的心瞬间软成一汪水,多年来在心头垒起的铜墙铁壁轰然倒塌……

  假期回家,应家乡的风俗提前过了二十岁生日。父亲蓄上了他从未留长过的胡须,越发显得沧桑了。我望着父亲的侧脸,逆光勾勒出半个嘴角弧度向上弯曲着,我觉得随着岁月的流逝,父亲老了,看上去反而有亲和力了。

  时光真能磨灭一个人所有的棱角呀。

  我二十岁生日过得很隆重,母亲领我端着酒杯敬过一桌又一桌的长辈,父亲一直都没起身。他端坐在酒桌的上座,颇有种仪式感。他给客人斟酒的时候,一脸对岁月潮落之快的无奈与感慨。

  郑执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,“时光因为在你眼中流过而显得不再那样面目可憎,因为我从你眼中看到的不是苍老,是年轻但有限的生命被人紧紧抓牢。”以前一直对这句话无感,但这几年开始渐渐明白其中的一些含义了。离开家之前,我感觉不到岁月的飞驰,也不懂那一句“父母还在苟且,我们却诗和远方。”

  当我走了几百里的路,再回头看看,不仅是一步一步的犹豫不决,还有父母深沉的爱寄予在我们背后。每每读到“稚子远游,家园热酒。有父山脉,有母苍苔”这段话时,我都会热泪盈眶,越发地思念父亲。这就是亲情吧。虽然父亲从来不表露爱,而我也不掩饰对他的冷淡,但我知道,他会在我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,在我外出求学时,他的心始终和我在一起,以精神的力量,陪我独自面对生活。

编辑:魏小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