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金网
进入旧版
扫码进入手机版
当前位置 :首页>校外辅导站 > 金陵文萃 >

看人钓鱼

2016-11-25 15:02:48来源:金陵晚报作者:梁萍

那天我们住在花间晚照酒店,推窗就是阳澄湖。今年前两次来,心情大好,拍了数十张阳澄湖的船只波澜,这回来,相机在行李箱中睡觉,我连拿出来的念头都没有。湖边水中有座八角亭,亭下有人在钓鱼,看那钓竿忽卧忽立,隔不了一小会就有小鱼儿在扭动着,翻跳着被提将上来,晴阳之下泛着白银似的光。我忽然有了些微兴趣,遂关窗闭户去了湖边,想看看那个运气不坏的家伙。

原来是个六十多岁很健谈也很精神的上海人。他穿件旧旧的花格衬衫,挽上去几道,露出黝黑的手臂。头上扣着顶灰黄色鸭舌帽,阳光直射下来,有小片阴凉。但他的脸还是黑的,手也黑。他的垂钓装备齐全,盛鱼箱大小两只,鱼兜一个,照鱼灯两个,钓鱼竿两副,鱼笼一只,还有些叫不上名字的东西,外行也看得出是花了本钱的。上海人将手机、钥匙串、手表等物什统统摊放在亭子中央的一个圆形石头上,这样便可以心无旁骛专心垂钓。上海人坐在一只蛮大的金属箱上钓鱼,起起落落,十分繁忙。盛鱼箱里面已经有十几条小川条、小鲫鱼,伸手去摸,湿润水滑的,真正一等的鲜物。我问上海人这小鱼怎么吃?上海人说话脆生:油炸!完了撒点椒盐,喝酒老好了!

上海人钓鱼其实还是有点心急,他右手握着钓鱼竿,左手不停地捏巴那团猩红色的鱼饵,没有那种四平八稳的钓鱼范。我拿起那团鱼饵捏了捏闻了闻,黏黏的,十分香甜。这气味,连我都想咬一口来吃,鱼儿怎能不欢喜?但鱼儿也精,十回有八回,它们围绕着鱼钩儿,小心翼翼地将鱼饵吃掉,然后开溜。害得上海人一次次地收竿,沾鱼饵,再抛出。我在一旁看得闹心要走了,临走问他钓鱼嫌不嫌麻烦?他回我八个字:不厌其烦,乐在其中!

夜晚没有月光,透过玻璃窗往外看,伸手不见五指,阳澄湖消融在天地间。只是奇怪八角亭里竟然闪烁着两点微弱的光亮,难道上海人还在夜钓?出门打探,果真是,真服了他了!

上海人见着我们来非常高兴,腾地一下站起来,头上矿工一样的灯也顾不得拿掉,直奔鱼笼。鱼笼浸在水里,上海人一边解开拴在亭柱上的绳子一边说:可惜白天你走掉了,你要再等一会儿,就能看到我钓这条大鲤鱼了!鱼笼提上来,里面果真有条三斤重的大鱼,上海人看了又看,摸了又摸,快乐无比地仰脖大笑。受他的情绪的感染,我也跟着傻呵呵地笑出声来,紧绷多日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了。

记得星云大师说过:“我们人是很渺小的,多一个我、少一个我,世界都不会有增减。不必想要改变世界。”幻想世界因我而不同,这是妄想者的天方夜谭。钓鱼的上海人这辈子不会没有一点烦心事,但他拨云见日,钓竿上扬的那一刻收获的一定是快乐。顺境中学会感恩,逆境中不消沉,始终保持良好的心态——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但,心态好,一切都好......这就是人生!

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