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外辅导站 > 金陵文萃 >

婆娑人世与婆娑人生

来源:南京日报  作者:   时间:2017-03-06 09:45:33   

清初著名学者顾炎武来过栖霞山,并且留下了一首《摄山》诗。诗中写道:“征君旧宅此山中,山馆孱颜往迹空。药径春添千嶂雨,松崖夜起六朝风。忘情鱼鸟天机合,适意川岩物象同。一入篱门人世别,几人能不拜萧公。”

在顾炎武眼中,栖霞山松崖之间的山风,就是“六朝风”。这首诗中提到两个六朝人,正是“六朝风”的代表。第一句提到的“征君”,就是南齐征君明僧绍。明僧绍的名气比较大,这要感谢他的六世孙、那位唐高宗身边宠臣的术士明崇俨。唐高宗很给明崇俨的面子,为二三百年前的明僧绍撰写了一篇《明征君碑》,虽然这个明崇俨,比起明僧绍的恬淡,简直是水火不容,但在这件事上,却不妨碍明崇俨成为明僧绍的肖子贤孙。直到今天,这块唐碑还竖立于栖霞寺门前。最后一句提到的萧公,是梁代隐士萧眎(音义同“视”)素,当时也相当有名,可是后来知道他的人就不多了,即使谈到栖霞山的历史,也很少人想到他。

萧眎素是兰陵萧氏,可谓身出名门。他的祖父萧思话,早就是刘宋时的名人。思话好读书,善书法,通音乐,还能征善战,堪称文武全才。有一年,思话随从宋文帝登钟山北坡,途中看到一块磐石,旁边有涓涓清泉流过,环境幽雅,他在这块磐石上弹琴,琴声悠扬,文帝听出了琴声中的“松石间意”,十分欣赏,于是赐酒,并将喝酒的银酒盅也一并赐给了萧思话,一时传为佳话。眎素的父亲萧惠明,曾任吴兴太守,在当时也有盛名。可是,因为父亲去世得早,眎素早年孤贫,靠叔父收养,才长大成人。

南齐时,眎素就走上了仕途,当过著作佐郎、太子舍人、尚书三公郎、太子洗马等官职,这些基本上是清要的职位,官职品级高,地位也高,却没什么油水。梁朝建立之后,他也很受萧衍器重,被任命为中尉骠骑、记室参军。天监初,为临川王友,后来又担任太子中舍人、丹阳尹丞,都是很有政治前景的位置。但是,萧眎素生性“静退,少嗜欲,好学,能清言,荣利不关于口,喜怒不形于色”,即使他在任的时候,也是“任情通率,不自矜高,天然简素,士人以此咸敬之”。他对富贵名利都没有兴趣。有一次,萧衍赐给他一大笔钱,这钱还没有在他的口袋里捂热,就被他转赠给了亲朋好友。

入梁没有几年,萧眎素就有心归隐。不久,他正式挂冠而去。他在摄山寻得一块地方,筑室隐居。梁朝征他出任中书侍郎,他坚辞不就,从这一点来说,他是完全可以称为“萧征君”的。据《梁书·止足传》记载,萧眎素在山中“独居屏事”,“非亲戚不得至其篱门”。一道篱门,居然就是森严的界限,把萧眎素与这个世界隔离开来。从此,这个“宅男”不问国事,也不问家事,连自家的妻子、太尉王俭的女儿都懒得理会。王家是当时一等贵族,王俭是当世高官名士,缔结这门亲事,大概是长辈之命不可违,而非出于眎素的本意。所以,夫妻两人早就分居,最终也没有留下一儿半女。把无锡东林寺前那副对联改一下,正好可以形容这位隐士:风声、雨声、读书声,声声都入耳;家事、国事、天下事,事事不关心。天监八年(509年),这位隐士死了,他身后的谥号是“贞文先生”。他没有子孙,没有像明崇俨那样的后代,于是,栖霞山就少了一块《萧征君碑》。

东晋南朝时期,南京的山林里有很多隐士。有的是真隐士,不问世事,高逸出尘,有的是假隐士,把隐居当作终南捷径,心里想的是伺机出山。在摄山隐居的,远离皇城,基本上是真隐士,而在钟山隐居的,咫尺宫禁,就不免有假。孔稚圭写了一篇《北山移文》,专门嘲笑钟山里的那些假隐士。这些假隐士“怀禄耽宠”,往往工于算计,长袖善舞,奔竞于仕途,可以说是“婆娑人世”。而像萧眎素那样追求个人的适性自足,“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”,则可以说是“婆娑人生”。

“婆娑人世”与“婆娑人生”,两者相比,孰高孰低,孰得孰失,真应该好好想一想。

 

  编辑:admin

龙虎少儿频道免责声明:
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:龙虎少儿频道/本站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龙虎少儿频道所有,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:龙虎少儿频道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:龙虎少儿频道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龙虎少儿频道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文章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龙虎少儿频道联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