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金网
进入旧版
扫码进入手机版
当前位置 :首页>小荷出水 > 诗教园地 >

《王老师说美文》(十四): 残菊飘零王欧苏

2019-06-10 09:25:15来源:金金网作者:王宜早

  

  王老师简介

  王老师,本名王宜早,1942年出生。曾任南京市教学研究室主任,是南京晓庄学院退休文学教授,长期从事教育工作,教过中学、大学,教过的课程有中国古代文学,古代汉语,中国汉字学,书法等。曾任南京诗词学会副会长,南京诗词杂志主编,现在是南京诗词学会顾问,江苏省诗词协会常务理事。王宜早先生还是一位书法家,书法师从著名书法家、书法教育家沈子善先生,主要学习王羲之书法,兼学传统各家,追求汉唐气象、风雅品格。他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曾任省、市书法家协会理事,南京市书法教学研究会会长等。

  残菊飘零王欧苏

  集句

  黄昏风雨暝园林,残菊飘零满地金。

  秋花不比春花落,为报诗人仔细吟。

  这首诗是我根据北宋蔡绦(tāo,繁体为:絛、縧)著《西清诗话》的资料拼凑而成的,所以标为“集句”。还参考了明代通俗文学家冯梦龙《三言》中的《警世通言》。两部著作的故事情节差不多,人物略有变化,共涉及三个人:王安石、欧阳修、苏东坡,我把他们全都塞进题目了。

  【残菊飘零王欧苏】围绕“残菊飘零”的话题,发生在王安石、欧阳修、苏东坡之间的故事。三人是同时代的人,欧阳修是文坛领袖,比王安石大14岁;王安石比苏东坡大16岁。王安石在宋神宗的支持下实行改革。由于反对派势力强大,加之改革派内部分化,导致改革失败。王安石两次被罢免宰相职务。苏东坡由于写文章对王安石推行的新法多方加以攻击,也屡次遭到贬谪。三人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,成为许多随笔和小说热衷选择的题材。

  【黄昏风雨暝园林,残菊飘零满地金】话说王安石有一次诗兴大发,提笔写下两句诗:“黄昏风雨暝园林,残菊飘零满地金。”正当黄昏时分,风雨交加,园林一片昏暗,菊花被风雨摧残,片片飘落,满地都是金色的花瓣。暝:昏暗。王安石未及完稿,离开了。这两句诗被欧阳修看到了(或说被苏东坡看到了)。笑道:春夏秋冬百花凋零时花瓣都是飘落的,唯独秋天的菊花花瓣是在枝头抱香而死,并不凋落。于是提起笔来,在王安石诗句后边写了两句:

  【秋花不比春花落,为报诗人仔细吟】秋天的菊花并不像春天的百花那样凋零时会花瓣飘落,这里给大诗人一个友情提醒:以后吟诗时要仔细一点儿,多观察,免得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,被人笑话。为报:告诉,提醒。欧阳修认为王安石的诗句不符合事实,对事物没作仔细观察,认真区别。这样的批评,现在看来,口气还是友好的,带有点儿调侃,也有点儿轻蔑。不过在当时,这样的批评,可能带有相当的尖锐性和严重性。王安石看了这两句诗,很恼火。他为自己辩解说:“欧阳修难道不知道《楚辞离骚》里有这样的句子:‘夕餐秋菊之落英’。”屈原在《离骚》中为了表白自己志趣之高洁,唱道:“朝饮木兰之坠露兮,夕餐秋菊之落英。”

  屈原诗句的原意是,我早上喝的是木兰花上滴落的露水,晚上吃的是秋天菊花刚刚开放的花瓣。句中的“落”,初、肇、始的意思。落英,初花也,初生的嫩花瓣。照此解释,“餐落英”与“残菊飘零”没有关系。我们一般人会把“落英”误解为“凋落的花瓣”。王安石用曲解词义的办法为自己辩解,其实那时候,他可能真的是那么误解的,而别人也没有提出异议,让他蒙混过关了。据《西清诗话》记载,王安石还说了一句话:“欧九不学之过也。”欧阳修的错误是他不学习造成的。就是这句话,引起了我对《西清诗话》关于此事的整个记载产生了怀疑。我认为王安石不会称欧阳修为“欧九”的,太不尊重人了。再说,“不学之过也”,也不准确,说大文豪欧阳修“不学”,说不过去,最多是“学的不够,不精,不细”而已。——现在看来,我这是有点吹毛求疵了,人在气头上说话有点贬损对方,不难理解。

  欧阳修治学的确有不精不细的地方。比如,作为历史学家的欧阳公,在《朋党论》这篇短短的散文中,竟然两处记错史实。一处把汉桓帝、汉灵帝时宦官专权、滥杀名士的事件,说成是汉献帝时的事。第二处把昭宣帝时朱全忠诱杀士大夫时说:“此辈常自谓清流,宜投入黄河,使为浊流!”说成是唐昭宗时候的事。如果说所记载的事情发生的时间过于靠近,可能界限不清,发生混淆,可以不予深究;那么,下边的事例就属于“识见”、“观念”的问题了。唐代诗人张继有一首流传极广的诗《枫桥夜泊》:“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。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”欧阳修就曾经把它作为诗人追求好句子而不顾事实的典型事例,并且讥笑说,句子好是好了,岂奈夜半不是打钟时!当时没人敢批驳,后来就有许多人不服气,陆续举出许多实例,说明很多地方都有“夜半钟”,而且批评欧阳修没有到过苏州,又不调查研究,不知道张继的诗正是写实的;还批评他自己无知、却用尖刻的话讥笑别人。清代更有人说,即使没有“夜半钟”的事实,“夜半钟声到客船”仍然是好诗,诗人完全可以设计出这样的意境。

  北宋的时候,与政治斗争相表里,文学批评过分追求细节真实,互相挑刺,已经成了一种风气。欧阳修和王安石围绕“残菊飘零”的话题互相挑刺,是可能的。而王安石那句过于尖刻的反击,我不相信。因为欧王之间并未发生过那么尖锐地相互攻击的事情。现在看,以王安石的个性,未必不会说出那样的话。倒是冯梦龙的小说把矛盾双方设定为王安石和苏东坡,相对来说更合理些,因而他的瞎编就可以更加生动,也更加具有迷惑性。说是王安石写《咏菊》诗,才写了开头两句:“昨夜西风过园林,吹落黄花满地金。”因事外出,苏东坡在书房等候王安石的时候,提笔续了两句:“秋花不比春花落,说与诗人仔细吟。”后来,苏东坡被贬谪到黄州做团练副使,有一次他发现,秋风过后,金黄色的菊花瓣确实飘落得遍地都是,这才恍然大悟,王安石把他贬到这里来,就是让他亲眼目睹这个事实,从而承认自己的错误。

  哪儿对哪儿呀!历史事实完全不是这样。苏东坡写诗抨击新法实施过程中的诸多弊端,被一些人网罗拼凑,无限上纲,逮进御史台监狱,这是历史上有名的“乌台诗案”。一些人企图借此置苏东坡于死地。当时王安石已经被罢免了宰相职务,退居金陵后半山园。闻听此事,立即进京,力陈“盛世不杀文人”的道理,为曾经的政敌苏东坡辩护。在许多人的努力下,苏东坡免于一死,最后被以团练副使的名义编管黄州。并不是王安石把苏东坡贬到黄州的,因而也就谈不上目的是要让他看看秋菊落叶,那纯属无稽之谈,反映了民间艺人的幽默机智而已。

  我的朋友中有人老是纠缠于《西清诗话》与《警世通言》哪一个真实、文艺随笔与小说哪一个可信的问题。也有朋友说,从这个角度展开争论没有意思。有人说,要关注故事中有关菊花的文化现象,研究文化人寄予梅花的人格气节。有人说,从故事中可以看出王欧苏之间又互相挑刺又彼此友好的君子关系,政敌之间的友谊与人的品格有关。在我看,一篇文艺随笔,一篇小说,往往是一个多面体,其倾向性可能是多方面的,给人的感受也可能是多方面的。你感到什么问题就是什么问题,不要执着于一点,否则讨论就会跑偏题。

  

编辑: 戴梅梅